央视系列报道:给中美贸易算笔账
2018-07-25 19:46

  作为全球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和最大的发达国家,中美贸易关系不仅影响两国自身的发展,还对全球经济发展产生重要影响。过去一段时间,美方多次以贸易失衡为由,挑起针对中国的贸易调查和不合理制裁,那么,贸易失衡的账到底该怎么算?

  贸易是两国企业、两国消费者在自愿的基础上做出选择的结果。有时候,一个国家要买,另外一个国家要卖,所以出现顺差逆差。根据中国海关总署统计数据:2017年,中国对美国货物出口为4298亿美元,货物进口为1539亿美元;货物贸易顺差为2758亿美元。

  据美国商务部统计数据:2017年,美国对中国的货物出口为1304亿美元,货物进口为5056亿美元,货物贸易逆差为3752亿美元。那么,美方统计的货物贸易逆差比中国统计的货物贸易顺差多出近1000亿美元,是怎么来的呢?

  清华大学中国经济社会数据研究中心主任 许宪春:中美之间的货物贸易逆差主要来自中国对美国的出口的统计,中方统计的对美国出口和美方统计的中国对美国出口,这个差额是758亿美元,占整个贸易顺差的76%。中国对美国的出口,中国是按离岸价格计算,美国是按船边交易价格和到岸价格计算。按到岸价格计算和按离岸价格差异,一是运费,比如航空运输、海洋运输运费,二是保险费。

  在美方所说的“逆差”中,还包括了转口贸易中中间商的利润。在中美货物进出口统计中,均将原产地作为进口统计的依据,把出口所指的目的地作为出口统计的依据。

  如果发生转口贸易,尤其是途径中国香港、新加坡等地的转口贸易,中国方面获知的出口目的地通常被登记为中国香港、新加坡等。但当中间商再次将货物出口到美国时,美国根据原产地规则将其统计为从中国大陆的进口。

  商务部研究院外贸所所长 梁明:中方出口和美方进口的价格是不一致的。比如,中国出口的商品,需要转口到美国,这其中一些设计包装的费用、一些销售的费用,美国会全部计算到中方的出口价格里。

  清华大学中国经济社会数据研究中心主任 许宪春:中间商买了以后,不是从中国买多少就卖美国多少钱,一定有加价。这个加价实际上不是中国大陆所得。

  同时,美方强调货物贸易的逆差,却忽视服务贸易的顺差。服务贸易上,美方长期保持顺差。2016年,仅中国游客和留学生在美支出超过510 亿美元。

  近年来,中国对美服务贸易逆差快速增长。据中方统计,2016年,中国对美国服务贸易逆差高达557亿美元,占中国服务贸易逆差总额的23%,占美国服务贸易顺差总额的22%。

  对外经贸大学中国世界贸易组织研究院院长 屠新泉:在服务贸易上,美国有非常强的优势,美国是世界上服务贸易顺差最大的国家,中国是服务贸易逆差最大的国家。中国对美国也有500多亿美元的服务贸易逆差。

  如果考虑统计口径、转口贸易、服务贸易的原因,中美贸易的顺差实际上只有美方公布逆差的三分之一。同时,美方在高科技领域长期对华实施出口限制,也造成了中美贸易的不平衡。

  按照美方统计,2017年美高科技对华贸易逆差1354亿美元,占商品逆差的36%。美国如果放开高科技出口限制,实现该领域的贸易平衡,即可减少逆差近四成。

  作为全球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和最大的发达国家,中美贸易关系不仅影响两国自身的发展,还对全球经济发展产生重要影响。过去一段时间,美方多次以贸易失衡为由,挑起针对中国的贸易调查和不合理制裁,那么,贸易失衡的账到底该怎么算?

  7月20日起,央视财经频道推出系列报道《给中美贸易算笔账》。今天,来算第二笔账,中国对美国的贸易顺差主要来自哪里?这些顺差是否都是中国受益呢?

  此后,中国对美国贸易顺差额度不断扩大,到2017年,中国对美国贸易顺差额达到最高值的2758亿美元,占中国贸易顺差总额的56%。

  但数据显示,近几年顺差上升的一个显著原因便是中间产品进口规模的扩大。1995年,中国货物贸易的进口总额是1321亿美元,其中中间产品的进口规模达到510亿美元,占总额的38.6%。

  此后,这一比重有升有降,但依然占据较大比重,2016年,我国中间产品进口规模为3570亿美元,占我国进口总额的比重依然高达22.5%。而这些进口的中间产品,大部分以最终产品形式出口到了美国等其他国家。

  以机动车为例,2017年,我国机动车出口量为187万辆,金额为152亿美元。

  其中我国对美国机动车辆出口34.5万辆,金额为17.8亿美元。与此同时,2017年,我国机动车辆变速器进口额为125.3亿美元,主要进口来源国为日本、德国、韩国和法国。

  而这些国家机动车变速箱对美国的顺差通过加工贸易的形式,成为中国对美国以汽车为整体的顺差。

  清华大学中国经济社会数据研究中心主任许宪春:经济的全球化,就是形成了国际的产业链条,每一个国家生产某种产品的一个环节,因为中国处在产业链条的终端,按照贸易总值统计,大量的出口就变成中国对外的顺差了。

  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朱民:对中国收税的话,会影响中国进口的很多的产业链的关联国家,比如日本、韩国、马来西亚,所以对全球产业链的破坏,我觉得这是一件很大的事。

  从国际经济的历史经验来看,这种中间产品进口规模扩大带来的顺差,是产业经济结构调整的一个必经阶段,即使欧美发达国家也走过这样的发展道路。

  而到了二十世纪七十年代,美国大量的加工制造业向日本和亚洲“四小龙”转移,进入二十一世纪,随着中国改革开放以后,这些国家的制造业又开始向中国转移。

  商务部研究院外贸所所长梁明:所以这样逆差也伴随着产业转移的过程也转移到中国来了,这个比重非常大的。

  2017年,中国以加工贸易方式对美国的进出口总额占到我国与美国进出口总额的37%左右。

  从具体产品来看,中国对美国贸易顺差的产品主要来自于手机、电脑等加工贸易产品。

  商务部研究院外贸所所长梁明:比如说美中的第一大逆差(中国对美顺差)项是手机,大概是437亿美元,其中大部分都是苹果(手机),第二大部分主要是戴尔电脑,或者是其它的电脑。这一部分大家可以看到,它(美国)在340亿的清单里面是没有涉及的,因为美方也知道,如果打击本土的加工贸易产品,受伤的只能是自己。

  从这些数据不难看出,中美之间产业结构以及消费结构的差异,形成中美之间较大数量的贸易顺差,因此结论很明显,中国承担了产业链条上很多国家的顺差转移,这些顺差的最终受益者并非只有中国。

  作为全球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和最大的发达国家,中美贸易关系不仅影响两国自身的发展,还对全球经济发展产生重要影响。过去一段时间,美方多次以贸易失衡为由,挑起针对中国的贸易调查和不合理制裁,那么,贸易失衡的账到底该怎么算?

  7月20日起,央视财经频道推出系列报道《给中美贸易算笔账》。今天,来算第三笔账,算利润:到底谁拿得更多?

  在经济全球化的今天,美国公司的获利模式早已不是在本土生产、在全球销售这种简单的方式,像设计、零部件供应、营销等等环节,都可以成为他们获利的渠道。即使是美国一直声称“吃亏了的”货物贸易,也只是贸易顺差反映在中国、而更多的利润却被美国企业拿走了。

  以苹果手机为例,苹果公司通过全球生产布局,将手机的组装和制造放在中国,降低了生产成本。中国企业承接了几乎全部苹果手机的制造,但其实从中获利却很有限。据估算,一台苹果10手机的生产成本为370美元,包括了韩国三星的显示屏、日本东芝的存储芯片,以及来自全球各地的零部件,在中国组装的成本仅占到370美元的3%-6%。

  在苹果10手机的999美元的零售价中,美国企业通过设计、零部件供应、营销等环节,获得了绝大部分的利润。可是,当这样一台苹果手机从中国工厂运到美国时,所有的进口成本都算在了中国头上。此外,从中国出口到美国的货物中,有很多本身就是美资企业的产品。

  清华大学中国经济社会数据研究中心主任许宪春:根据统计数据来看,从2007年到2013年,中国的对外货物贸易逆差中有50%以上是由外商投资企业贡献的,在2011年曾经达到84%。2015年、2016年这个比重有所下降,但是仍然接近30%。所以整个中国对外货物贸易的顺差中不都是中国本土企业贡献的,有相当一部分是外商投资企业贡献的,包括美国在华投资企业贡献的。

  在2016年,苹果公司在中国的营业收入为480亿美元,其中主要来自苹果手机的销售,但根据美国政府的贸易数据,在2016年,中国仅从美国进口了100万美元的智能手机。480亿美元的营业收入,对应的仅仅只是不到100万美元的进口数据。这样的数字背后,是美方贸易指标对中美两国企业在对方国家子公司的销售差额的明显忽视。

  同样的事情,还发生在多个领域。2017年,美国通用汽车及合资企业全年在华销售突破400万辆,超过其在美国本土销量,中国已连续多年成为通用汽车在全球最大市场。

  通用汽车在2017年财报还显示,2017年第三季度,中国销量占其集团总销量比重42.38%,增速达12.3%。而通用北美部门的汽车销售收入同比下降20.16%。

  对外经贸大学中国世界贸易组织研究院院长屠新泉:经济全球化的这种形势没有被美国政府充分认识到或者是被它故意忽略了。按照中国商务部的统计,美国企业在中国的销售也将近六千亿美元,这个数字实际上就已经超过了中国企业对美国的出口额。如果我们把这个美国企业对华销售作为一个数字,然后把中国企业对美国销售作为一个数字,这两个一比较的话,实际上美国企业是有一千多亿美元的一个顺差。

  中国商务部数据显示:2017年,美国在华新设外商投资企业1385家,同比增长8.7%。今年一季度,美国在华新设外商投资企业355家,同比增长43.7%,美国经济分析局数据显示,美资企业在华销售额增速在继续跑赢全球水平。美资企业来华积极性如此之高,最重要的原因,无疑就是获利丰厚。

  对外经贸大学中国世界贸易组织研究院院长屠新泉:比如说像最近我们可能看到过一个数字,就是说因为美国的减税,所以苹果公司把在海外留存的三千亿美元的利润汇回到美国国内去了,其实美国的企业在海外的投资是创造了巨额的利润。

  清华大学中国经济社会数据研究中心主任 许宪春:所以不能光从货物贸易顺差角度来看中美贸易不平衡问题。还要看到外商投资企业获得的利润,这种利润增加美国的国民总收入,增加美国的国民财富。

  统计显示,2016年,中国货物贸易顺差的59%来自外资企业,而美国在华企业获得大量利润并没有反映到美方的贸易数据中,加上中国在生产链条中承担的角色,结论很明显:贸易顺差反映在中国,而美国企业拿走了更多利润。

  作为全球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和最大的发达国家,中美贸易关系不仅影响两国自身的发展,还对全球经济发展产生重要影响。过去一段时间,美方多次以贸易失衡为由,挑起针对中国的贸易调查和不合理制裁,那么,贸易失衡的账到底该怎么算?

  2018年7月10日,特斯拉与上海临港(21.670,0.00,0.00%)管委会、临港集团签署协议,在临港地区独资建设集研发、制造、销售等功能于一体的特斯拉超级工厂。按照规划,超级工厂将在2-3年后完成建设,计划每年生产50万辆纯电动整车,这个目标与目前特斯拉在美国的全年产量目标持平。

  据统计,2017年特斯拉总营收为117.6亿美元,其中中国市场营收20.3亿美元,占比17%,为特斯拉全球第二大市场,另一方面中国新能源(5.770,0.11,1.94%)汽车产销量已经连续三年位居全球第一。特斯拉之所以选择在中国建厂,正是看中了中国市场的巨大潜力。

  对外经贸大学中国世界贸易组织研究院院长 屠新泉:美国的企业在海外的投资是创造了巨额的利润,但这些利润是美国企业的,不一定是美国作为国家来计算的,因为从世界的统计来看,其实也没有国家利润这个概念,这就是一种经济全球化的现实,这种形势没有被美国政府充分认识到,或者是被它故意忽略了。

  在中美经贸合作中,美方获得的利益可以分为直接利益和间接利益。直接利益包括货物贸易、服务贸易、直接投资等,间接利益包括增加就业岗位、提高消费者福利等。

  从直接利益来看,目前,全世界前100强跨国企业中,美国企业占到四分之一以上,在海外分支机构的年度销售额是美国企业在本土生产出口额的三倍。

  美国经济分析局的统计显示,2015年,美国跨国公司中国分公司在中国的销售收入为3558亿美元,而中国企业分公司在美国的销售收入约为220亿美元。

  如果以双方企业的销售额来计算,中方的逆差额是3338亿美元左右。如果将货物、服务以及在对方国家子公司的销售加总,中美贸易额则基本保持均衡。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员张燕生:中国用自己的资源、要素,生产东西卖给美国,换的光是中国持有美国的国债,中国持有1.4万亿美金,不算升值贬值,不算通胀通缩,名义回报只有百分之二点几,可是美国企业在中国投资的资产净收益是20%以上,中国对美的顺差是全球化的结果。

  另一方面,从美国获得的间接利益来看,2015年,美中双边贸易和双向投资为美国创造了约260万个就业岗位,为美国经济增长贡献了2160亿美元,相当于美国国内生产总值的1.2%,而这其中,最大的受益者是美国人民。

  牛津经济研究院的研究数据显示:中国商品出口至美国,使美国物价水平降低1至1.5个百分点,中美贸易可以帮助年均收入5.65万美元的典型美国家庭,一年节省850美元以上。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 金灿荣:如果没有中国的产品,美国很可能要维持就业,就必须面对通货膨胀,但是中国帮美国做到了黄金平衡。现在很多经济学界普遍认为,除了石油美元,还有中国使用美元给它提供了美元稳定性的第二根支柱。

  在全球贸易市场上,资本总是流向对自己有益的一方,无论从投资的直接利益上、还是从就业消费拉动的间接利益上,不难看出,结论很明显,在中美贸易中,美国没有吃亏,而是获得了巨大的利益。核算:在中美贸易中,美国没有吃亏,而是获得了巨大的利益